疑心病

畜生

这什么神仙小可爱!!!!!!

龙辫今天就给我焊死了!

是我的大楠哥哥😭

惊了!!!好可爱的喵喵啊!!!

【秀健】Scarlet(五)

我终于更新了!太不容易了!大家都来看!


⚠️Lolita AU
⚠️年龄差
⚠️假车预警

【秀健】Scarlet(四)

短小的一章,下章或许应该大概开车吗?



⚠️Lolita AU
⚠️年龄差
⚠️后期有车



四、



“从此二十多年,李国华发现世界有的是漂亮的女生拥护他,爱戴他,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”。

李健躺在吴秀波的腿上,阳光被爬墙虎的形状切成碎碎的黄宝石,它们洒在李健裸露的腿上,随着微风颤抖。

吴秀波将扇叶转向李健,他抚摸李健的头发,轻软如同他本人。人人都知道李健是个性格顽劣的恶魔,而恶魔此时正躺在自己的腿上。

万恶之源在我的腿上。

李健在为吴秀波读着书中的文字,他偶尔翻翻身子,就如同他红润的手指翻动书页那样的轻盈。

“强/暴一个女生,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,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。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”。

他读了半小时,声音依旧清脆明亮,像个没有感情但心地虔诚的教徒。

“所以,你觉得房思琪的结局,是作者给予她最大的善意吗?”吴秀波在李健翻页的空隙说道,他知道这本书他已经看过了。

“什么结局?”李健把书合起来扔到一边,又在吴秀波身上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,“每一个被性/侵的人,都没有结局,在他插/进/来的那一刻,他们就已经死了,难道忘记就是解脱吗?当一个人的纯净与尊严被强行拿走时,无疑是当成被判了死刑,无罪且被动,哪里还感受得到善意。”

“原来你会好好说话,”吴秀波将李健的身子掰过来,与他四目相对。

他的眼睛是那么的迷人,下眼睑通常是暧昧的粉红色。

“我一直都在好好说话,是你用龌龊的思想曲解我的原意,”李健扭开身子,后背贴着吴秀波的胸膛,用穿白色棉线袜子的脚勾着吴秀波的小腿。

他今天穿了类似校服的套装,白色衬衣,藏青色马甲滚着金黄色的边,短裤上绣有一个复杂的徽章,这让吴秀波一直想要看清它。

“你不仅对我用龌龊的思想,你还有龌龊的心思,”李健的目光顺着吴秀波的视线来到自己的腿上,“你这个变态。”

“我不过是好奇你短裤上的徽章,”吴秀波平静地说,经过昨晚的种种,他对李健即将讲出的一切,都不会感到惊讶。

吴秀波的腿有些发麻,当他想把腿抽出来的时候,李健握住了他的手,引导他伸向了他的短裤边缘,那个黑暗的禁忌之地。

“真的只对徽章有兴趣吗?”李健的手握住吴秀波的手背,他的手比年长者的手小上一圈,骨骼分明,柔若无骨般的引导着吴秀波。

像某一种祭祀仪式,吴秀波则是李健的贡品。

李健靠在吴秀波身上,低着头,目光应该是聚焦在那两只纠缠的手上,“有谁能帮帮我吗?”他仍旧低着头,嘴里呓语着,就像被母猫舔舐耳廓时,昏昏欲睡的幼猫一般。

吴秀波感觉自己被李健触碰的每一寸肌肤都开始发麻、发热,直到没有知觉。所有的感官在欲望中失灵,好在他的耳朵听到了李健发出的请求。

他硬/了。

面对神的请求。



To be continued.

【秀健】Scarlet(三)

把第一章的年龄改成了18岁。18岁,危险又迷人,诱惑又纯洁。

⚠️Lolita AU
⚠️年龄差
⚠️后期有车


三、




“这也许不是你这个年龄,应该讲出的话,”吴秀波拎着李健的拖鞋站在地毯上,“把鞋穿上。”

李健盘着腿坐在冰箱前,手上拿着一瓶酸奶,眼前摆着一盒树莓。他眼都不抬一下,把一颗颗鲜艳熟透的树梅套在了手指上,鹅黄色的壁灯透过李健的手指照进吴秀波的眼睛里。就是那几根手指,指尖削细,粉红透明,仿佛被他触碰过东西,都将变得纯白无暇,圣洁美丽。

李健把手指一个接着一个的放进嘴里,果子瞬间清香四溢,他波浪形状的嘴唇被染成充满情/欲的粉红色,他一定不会在意,就像他看不见自己嘴唇上沾的白色酸奶一样,他哪怕只是动动舌头,就足矣致人于死地。

致吴秀波于死地。

吴秀波靠着墙壁,他看得痴醉,就像看着天使与恶魔在交/配。

“你是演员吗?”李健将食物的残渣推到一边,掀起T恤擦了一下嘴,白皙的双腿晃的吴秀波短暂失明。

“哦,是的”,吴秀波尽量调整站姿,至少在这个孩子面前他是稳重的,“我来这里采风,准备今年要开机的....”

“那你希望我在你的床上讲什么话?”

“你根本就不期待我的回答,”吴秀波仰头叹了口气,指着地上的男孩,“而我还在指望着与你正常的交谈。”

“这难道不是正常的交谈吗?你的生活中没有性吗?叔叔?”李健又爬了过来,他的膝盖印在地板上,有一道道的红痕。

吴秀波开始怀疑他是否会直立行走了,“那也不应该是你这个年龄探讨的,或者说是,”吴秀波蹲下用手指在两人中间笔划,“你和我,不行。”

李健站起来,就像上午一样提了一下不存在的裤子,故意在路过吴秀波时用力撞了他的肩膀,他的身高比吴秀波低几厘米,但也是个成熟的身材了。

“嘶...你”,吴秀波看着李健气定神闲的走向了沙发,抱着吉他,双腿大敞的偎在沙发上,他弹了一组简单的和弦,手指如同翩翩的蝴蝶。

李健歪着头冲吴秀波微笑,嘴唇还是翘着,不知道是酸奶味多一点还是树梅味。

李健的手指轻轻的拨动着不知是心弦还是琴弦,他盯着吴秀波,用唇语说到。

“好看吗?”

为什么是好看吗?而不是好听吗?

吴秀波无法回答,他的呼吸开始急促,额头上是止不住的虚汗。答案并不重要。

他就像一朵淫/荡/妖/冶的扶桑花,又像只爱自己影子的纳喀索斯。他无时无刻不在诱惑众生,又警告着到访者只能亲吻我的脚踝。

事实上,吴秀波的确这么做了:他单膝跪地,抬起李健的一只脚,想为他穿上拖鞋。

李健弹吉他的手停了,就在吴秀波即将把那深蓝色的拖鞋套在自己脚上时,李健把腿猛得抽了回来,然后轻轻的踹在了吴秀波的肩膀上。

这感觉似乎有小猫来过。

吴秀波被惯力推倒在地毯上,他不想回头,因为李健还在看着他,即便他的身后就是万丈深渊。

“我的姑姑怎么说的?”李健将吉他放在一边,拿起铺子上那只绒面的领结,手指擦过上面的玻璃纽扣,“如果我调皮的话?”

“让我教训你”,吴秀波放弃了,对于眼前这个男孩的所有勾引与诱惑,他都招架不住。

李健跳下沙发,与吴秀波平时,眼睛里闪着清澈又神秘的光亮,“那你打算怎么教训?”

吴秀波低下头,很明显他不敢与李健对视,“你没调皮,我也不会教训你。”

李健双手撑着地面,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,“无聊”,一头倒在了吴秀波身上,柔软的发丝还带着冰箱里的凉气,他紧紧贴着吴秀波,“抱我上楼。”

吴秀波的心脏又开始了,他用力的按压着胸膛想让它安静点。他将被李健压住的手抽出来,揽住他的脖子,另一只手穿过膝下,轻松一托就将这具柔软的身体。

“李健在我怀里。

他闭着眼睛,睫毛垂在脸上,他即便不笑嘴唇也依然向上扬着,他的皮肤没有一丝瑕疵,像块永远不受玷污的白玉。

他轻飘飘的像天鹅抚养幼崽时后背上生出的,最柔软的羽毛,抱着他行走的人,就像步入了天堂。

我应该吻他,是上帝的旨意。

我应该承认为他沉沦,在我见到他第一眼时。

李健在我怀里。”



To be continued.